您現在的位置: 河大新聞網  >>  媒體河大  >> 正文 選擇字號【

          《光明日報》民法典時代的學校責任

          【新聞作者:王萍  來自: 2020-06-25《光明日報》  已訪問: 責任編輯:王宏宇 】

          【論教】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的頒布具有劃時代的意義,標志著中國社會對于私權的保護進入新時代。而這一“私權保障宣言書”的落實,需要所有社會組織和個人都做出改變。民法典時代,學校作為具有基礎性作用的社會組織,應肩負何種責任,發生哪些變化,是值得深入探討的問題。


          將民法典納入學校教育體系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切實實施民法典”舉行第二十次集體學習時指出,要把民法典納入國民教育體系,加強對青少年民法典教育。而納入學校教育,需要從內容、方式、評價等方面統籌考慮。

          將民法典相關內容融入學校法治教育??梢圆扇∪N途徑加以落實:第一,精選相關內容編入教材。組織專家對民法典內容進行精心遴選,將重要的內容融入到專門的教材中,保證民法典融入學校教育的主渠道。第二,結合學科滲透相關內容。民法典內容涵蓋從出生到死亡的所有民事活動,將這些內容都寫入教材既不現實也不科學,因此,需要所有教師認真學習民法典,與學科教學結合進行滲透,這是民法典融入學校教育的重要渠道。第三,結合學生生活開展專題學習。民法典很多內容與學生現實生活密切相關,如個人隱私、高空墜物、虛擬財產等,而游戲充值、主播打賞等更是不少中小學生的親身經歷,可以組織專題學習典型案例,作為對民法典融入學校教育的補充。

          分學段體驗式學習民法典。民法典相關內容融入學校教育體系,不僅僅是為了讓學生知道民法典,而是希望學生將相關知識入腦入心,養成自覺守法的意識,形成遇事找法的習慣,培養解決問題靠法的能力。因此,民法典的學習要考慮學生年齡特點,注重體驗式學習。第一,幼兒園階段是培養規則意識的關鍵期,可以將民法典的相關內容,如關于個人隱私的保護等,以游戲形式滲透,培養遵守規則(守法)意識。第二,中小學生在學習民法典的過程中,應將民法典的內容與社會生活結合,通過情境模擬的形式,幫助學生理解所學知識與生活的關聯,讓學生更加直觀地感受、體驗民法典對于具體社會生活的意義和價值,形成遇事找法的習慣。第三,當學生的抽象邏輯思維能力發展成熟的時候,如大學階段,民法典的學習則應以法律條文的形式進行討論,讓學生在深刻理解的基礎上解決相關問題。

          把民法典學習效果納入綜合素質評價。民法典的學習效果可以分為知識學習和行為表現兩個部分,知識學習主要是在《道德與法治》《法律素養》等課程的學業成績,這可以用考試分數或等級的形式納入綜合素質評價的學業水平;行為表現主要指學生學習民法典后所表現出的相應的遵紀守法行為,可納入綜合素質評價的思想品德維度。


          基于民法思維重構師生關系

          師生關系是學校教育的基本關系,在某種意義上也是決定學校教育質量的重要因素。民法典將人格權獨立成篇,人格尊嚴成為民法典的核心概念,從胎兒的民事權利獲得,到未成年兒童的主體真實意愿的尊重,未成年學生的主體利益最大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凸顯,這必將帶來學校師生關系的重構。

          重構師生關系應以師生法律地位的平等為前提。長期以來,特別權力關系盛行于教育領域,認為教師是代表國家、代替父母對學生進行管理和教育,師生之間是一種不平等的縱向關系。民法典第十四條規定“自然人的民事權利能力一律平等”,無論是教師還是學生,在民事關系中一律平等。民法典時代,我們不能否認教師作為專業人員,能夠對學生進行專業的引領和指導,開展國家意識形態和公民素養的教育,在某些事務上存在管理者與被管理者的關系,但這樣的關系必須以“自然人的民事權利能力一律平等”為前提,首先承認教師與學生之間法律地位的平等性。

          重構師生關系應以尊重學生的自主意愿為重點。民法典第十九條規定“八周歲以上的未成年人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實施民事法律行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經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認;但是,可以獨立實施純獲利益的民事法律行為或者與其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民事法律行為?!边@一規定將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從十周歲降至八周歲,充分體現了對未成年人的尊重。教師應基于民法思維,將學生看作獨立個體,尊重學生主體意愿,重構師生關系。當然,重構師生關系,需要充分考慮學生個體所處年齡段,八周歲以下、八周歲至十八周歲、十八周歲以上,根據其民事行為能力的不同,要有不同的引導。

          重構師生關系應以雙方權利義務的一致為目標。重構師生關系意味著師生雙方的共同努力,意味著雙方權責明晰、權利義務的一致。教師應依據教育法、教師法等的規定,厘清主體權利和義務,依法執教,做到尊重學生的主體權利,不侵權、不越權;學生應依據教育法、未成年人保護法、義務教育法等規定,履行個人義務,維護個人權利。不可忽視的是,民法典作為“社會生活的百科全書”,有利于師生雙方進一步明晰個人的權利和義務,并以權利義務的一致性為目標重構師生關系。


          在保障權利中變革學校管理

          孟德斯鳩曾說,在民法慈母般的眼睛里,每一個人就是整個國家。民法典是一部賦予人民權利的寶典,制約公權,保障私權,對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有巨大提升作用。具體到教育領域,民法典要求也必將引發學校管理發生重大變革。

          健全保障師生合法權益的制度體系。學校是師生生命成長的重要場所,理應肩負保護師生合法權益的重要職責,但是,師生生命安全受到威脅的惡性事件不斷爆出,如5月27日陜西一名小學女生被四名男生在校內侵害,6月4日廣西某學校保安砍傷39名師生,暴露出學校管理的制度漏洞。民法典時代,學校必須建構對師生合法權益全方位保護的制度體系。建立健全保障學生身心健康的制度,將學生生命安全放在首位;建立健全保護師生合法權益的制度,保護學生的受教育權和教師的知識產權、職務科技成果優先受讓權等;建立健全防止教職工利用職權侵害學生的制度,規范教職工的選聘和任用,規范教職工在校內與學生的交往行為及限度;建立健全防止個別學生侵害其他學生的制度,杜絕校園欺凌及其他傷害。

          建立共同治理的學校運行模式。民法典助力國家治理能力的提升,也應成為基層組織治理的基本遵循。在民法典時代,傳統的金字塔式學校管理模式式微,應以學生發展為核心,以多元參與為特征建立平權式治理結構。首先,學校事務向相關利益主體公開。學校事務的公開是利益主體參與、監督的前提,是對學校權力的約束機制。其次,多元參與構建治理共同體。管理者、教師、學生、家長、社會人士等均可作為治理主體參與學校治理,充分發揮民主協商的作用,將不同主體利益統一于學生發展核心,建立治理共同體。最后,根據主體能力明確不同主體的治理責任。學校管理者和教師作為專業人員,負有主要治理責任;學生是限制責任的治理主體,其年齡不同,能力不同;家長作為未成年學生的監護人,學生年齡越小,家長參與治理的責任越大,但必須是專業引領下的合理參與。

          建構維護師生信息安全的保障機制。移動互聯網時代,幼兒園一日生活“現場直播”、學生上課人臉識別、“頭箍”監控、教職工入校的“刷臉”等,讓學校管理更精準的同時,也帶來信息泄露的管理風險。民法典將“隱私權和個人信息保護”獨立成章,也要求學校必須將師生信息安全放在突出位置。第一,管理人員應強化信息安全意識。無論是校長、辦公室主任還是班主任,所有關涉師生個人隱私性信息的人員都應形成主動保護信息安全的意識。第二,加強師生信息安全過程性保護。相關管理人員應簽署保密協議,對于師生隱私性電子信息做到加密保護,辦公電腦個人專用,不將學校信息帶回家中或隨意透露給熟人、朋友等,確保師生信息只在學校內部使用,離職后上交并銷毀個人所掌握信息等。

          (作者:王萍,系河南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教育考試與評價研究院研究員)

          錄入時間:2020-06-26[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熱點新聞

          媒體河大 更多

          882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