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河大新聞網  >>  媒體河大  >> 正文 選擇字號【

          《新華社客戶端》十二藝節 | 一幅時代生活的深情畫卷——評豫劇現代戲《重渡溝》

          【新聞作者:徐芳芳  來自: 2019-06-10 《新華社客戶端》  已訪問: 責任編輯:王宏宇 】

          一幅時代生活的深情畫卷

          ——評豫劇現代戲《重渡溝》

          豫劇《重渡溝》是由劇作家姚金成、導演張平、主演賈文龍等與河南豫劇院三團共同打造的又一力作?!吨囟蓽稀放c《焦裕祿》《村官李天成》,堪稱是豫劇現代戲的“公仆三部曲”。重渡溝山水秀美,卻又窮困落后?!白尵G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成了駐村扶貧干部馬海明心中的一個夢。為了這個夢想,為了讓重渡溝鄉親換個活法兒,他知難而進,放棄了上調進縣城的機會;他踏遍青山,用攝影藝術宣示了山鄉生態保護和旅游開發的美好前景;他別出心裁,用精彩的快板書和幽默風趣的話語,說服群眾改變舊觀念,攜手走過坎坷艱難,共同去圓文明富裕的夢想;他堅守原則,拒絕了“好哥兒們”呂二濤資本力量的收買,為了守護正義和鄉親們的福祉,他面對壓力,絕不退讓,一步步從風雪彌漫的寒冬走向了瑞雪飛瀑的春天……《重渡溝》不僅在舞臺上為我們展示了一幅幅山川秀美的北國江南風景,更以深情的筆觸為我們刻畫了馬海明守護自然、改造社會,帶領鄉親擺脫貧困、走向文明富裕的氣魄和精神。該劇如《重渡溝》的風景一樣,具有凈化心靈、滌蕩胸懷的審美教育功能。

          馬海明的形象具有鮮明的時代色彩。劇作家以改革開放年代農村脫貧致富為故事的大背景,反映大時代所蘊含的機遇和挑戰,塑造了一個具有前瞻意識、心系鄉親、積極利用“資本”和市場力量振興鄉村經濟的基層干部形象。他把鄉親們的福祉放在心上,在積極招商引資的同時,時刻警惕資本的貪婪和腐蝕。既反映出時代的偉大進步,也不回避發展中的矛盾和曲折,散發出當代生活所特有的味道和氣息,好像一幅當代生活的深情畫卷,具有鮮明的時代性與深刻的思想性。

          他結束了一段貧困的歷史,開創出一種嶄新的生活。馬海明是中國夢的追夢者,也是共產黨“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理念的踐行者。解放前,農民的夢想是擁有土地,建國后,農民有了全民所有制土地,十一屆三中全會后,農民有了對土地的自由支配權。但是,生產力低下等各方面的制約,擁有土地的農民并沒有真正富裕起來。而馬海明帶領村民所走的道路,因地制宜,充分發揮當地的旅游資源優勢,開創農民家庭賓館的經營模式,讓綠水青山產生經濟價值,通過現代化經營思路與旅游模式使老百姓獲得了富裕的生活。擺脫貧困,并為村民創造了實現自身價值的平臺,讓百姓有存在感與幸福感。因此,馬海明是農民夢的當下實現者。在錦云的話劇《狗兒爺涅槃》中,我們看到了農民對土地的癡戀成度,在《重渡溝》中,筆者看到了到共產黨人帶領農民為擺脫貧困而擼起袖子加油干的追夢歷程。

          在大時代背景下根據生活真實設置尖銳的戲劇沖突,以此營造戲劇情境,刻畫典型人物,表現人性的深刻、生活的復雜,使該劇具備了鮮明的現實主義文學的品格。就扶貧戲題材而言,由于駐村干部到基層扶貧,體現的是國家對民眾的幫扶與關愛,戲劇矛盾如何設置往往是個難題。該劇中,劇作家既表現了主人公先進的思想觀念與村民滯后的文化意識之間的矛盾,更表現了他在招商引資中面對強大資本力量的誘惑、收買時的內心掙扎和精神困境。呂二濤與馬海明是昔日親同手足的“哥兒們”,他作為資本方代表來與馬海明談判,軟硬兼施,心理博弈,雙方的沖突就具有了強烈的戲劇性和濃厚的感情色彩。此時,代表群眾利益的馬海明與代表資本貪婪的呂二濤之間出現尖銳的不可調和的對峙。此時,最令人意外吃驚的一幕出現了:本來一直關心、支持馬海明的老領導、老上級“張副縣長”卻一反常態,支持呂二濤,壓制馬海明!馬海明深陷權錢勾結、腹背受敵的現實困境與命運困境?!袄项I導老關系感情沒顧住,好兄弟吵翻臉成仇反目”。此時,時代矛盾潛藏的陰暗性、現實社會的復雜性使馬海明的人性面臨巨大的考驗。這讓馬海明在重渡溝的工作陷入全面被動,情感上也遭遇的巨大挫傷和精神上的強大壓力。面對摯愛的工作、用生命來堅守的事業,他卻面臨著被調離、被終止的高壓?!榜R海明我不是見錢不親犯糊涂,實在是吃里扒外、愧對鄉親我做不出?!边@種富有張力的情節設置和戲劇化處理,讓觀眾看到了馬海明內心的痛苦與無奈,也讓觀眾看到了其絕不屈服的意志和堅守的意志。劇作家尤其注重對馬海明內心世界與復雜人性的展現,通過馬海明的傾訴,展現了他對重渡溝鄉親的感情、對金錢的認知、對人格的看重。在時代、現實、命運交織的困境中,展示了馬海明的人性光輝和黨性意識。

          馬海明懷揣善良、包容之心,對老百姓具有一顆公心,恪守黨員干部的原則與黨性,在個人仕途升遷、重渡溝百姓利益、巨大的房地產開發誘惑、景區開發的重重困難面前,做到沒有濫用權力,真正將公權力造福于重渡溝百姓。他擁有善心,秉持公心,將權力置于陽光之下,拼勁生命最后之力將公權力用之于民,真正實現了人心與公心、權力與公權力和諧統一。在權力、人心向背、利益誘惑、外在高壓的戲劇情境中,馬海明不斷掙扎,不斷抗爭,卻從未動搖過扶貧的決心,從未污損過黨性。如此,其形象才顯得真實而崇高。這也是現代戲創作很難達到的境界,體現了劇作家對現實、人性、戲劇情境的思考。

          風雪交加那場戲中的“人生詠嘆調”,將外在的風雪環境與內在的心理壓力互相相稱,營造了一種天人合一、物我合一的戲劇情境。加之,和硬拔抖磕、跳轉飛跪、跪搓、烏龍絞柱等高難度、高風險的戲曲身段表演,無疑是全劇的畫龍點睛之筆,也奏響了全劇的華彩樂章。藝術家賈文龍將馬海明內心的痛苦與承受的極大壓力藝術地演繹出來,用戲曲的技巧與表演方式在馬海明與觀眾之間架起了一座情感橋梁,讓觀眾感受到馬海明的內心真實與精神壓力。馬海明游走在人生的險境與困境中,他的情感與壓力是所有開拓者都曾有過的,因此,馬海明的復雜情感具有共通性,也具有跨越觀眾群體、跨越南北文化的跨界性。在如夢似幻的重渡溝世界里,馬海明身在仙境不染塵,他用理想化的政治追求來踐履為民眾謀福祉的夢想。民眾對富裕生活的向往是馬海明扶貧的動力,重渡溝的美景和使馬海明內心保持著一份持久的寧靜和淡泊。他心無旁騖的守望與詩情畫意的外在環境融為一體,使原本平凡的馬海明形象顯得詩意而圣潔?!吨囟蓽稀肥且粋€富有時代色彩的現實主義力作,觸及了時代發展的深層矛盾與時代成長的煩惱,悲憫地呈現了時代生活的困境和人的靈魂的震顫與升華,展示了人性的張力與人格的崇高,在戲曲舞臺上詩意地再現了改革開放以來中華民族掙脫觀念桎梏、與時俱進、追求文明富裕生活的堅定步履,詮釋了金山銀山不如綠水青山的內涵,不僅是當下戲曲藝術培根鑄魂的工程,也是人類詩意棲居精神家園的頌歌。

          錄入時間:2019-06-11[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8828彩票